深圳风采查询2019027:特拉法爾加海戰
1805年10月21日

深圳风采2019072 www.mbfuy.com 特拉法爾加海戰是帆船海戰史上以少勝多的一場漂亮的殲滅戰,也是19世紀規模最大的一次海戰。此戰打破了拿破侖進攻英國本土的計劃,確立了英國在此后100年中的海上霸權。

【特拉法爾加海戰】特拉法爾加海戰簡介

中文名稱:特拉法爾加海戰 參戰部隊:英國,法國、西班牙 戰爭結果:英國海軍勝利

時  間:1805年10月21日 地  點:西班牙特拉法加角 人  物:納爾遜 維爾納夫 

  1805年10月15日,維爾納夫得知羅西里已經啟程來接替他。他覺得這是個奇恥大辱,于是決定在羅西里到達之前,即先行沖出加的斯港,通過直布羅陀海峽前往地中海,配合拿破侖在意大利的軍事行動。10月17日,維爾納夫發出準備啟航的信號,由于有風,一直等到19日上午6時艦隊才出發。兩個半小時后,納爾遜從其在岸邊監視的巡洋艦上,獲得敵軍已出港的信號。他立即發出了“全面追逐”、“敵艦已在海上”等信號。
  1805年10月20日天明時,納爾遜正在直布羅陀附近。上午7時,發現了維爾納夫的艦隊正向直布羅陀海峽前進。在日落之前,納爾遜命令他的巡洋艦在夜間應與敵人始終保持著視力上的接觸。1805年10月21日拂曉,當法西聯合艦隊駛抵特拉法爾加海域距英艦隊只有12哩時,納爾遜發出“成兩個縱隊前進”、“備戰”的信號。19世紀規模最大的一場海戰——特拉法爾加海戰開始了。
  此時,法西聯合艦隊有戰列艦33艘,其中1艘為當時最大的四層甲板戰列艦“三叉戟”號;3艘為三層甲板戰列艦;其余29艘為兩層甲板戰列艦。此外,還有7艘巡洋艦。戰列艦中有18艘為法國的,15艘為西班牙的。所裝有“側舷”火炮2626門,共載官兵21580人。
  英國艦隊原來共有戰列艦33艘,其中的6艘在戰前奉命去護衛一支駛向馬耳他的運輸船隊。余下的27艘戰列艦中,7艘是三層甲板戰列艦,其余20艘為兩層甲板戰列艦。此外還有4艘巡洋艦和2艘輔助船。合計“側舷”火炮2148門,官兵16820人。
  維爾納夫認清了因為風力的輕微,使他不可能避免會戰時,于是在上午8時發出信號,命令全部艦隊轉向,這樣好使加的斯港可以處于下風位置,以便被擊毀的船只有一個避難之地。這個在最后一分鐘又改變計劃的行動,實在是十分的不幸,因為這不僅好像退卻一樣,足以影響到部隊的士氣,而且這樣調一個頭,需要兩個多鐘點的時間,結果所組成的戰線凌亂不堪。
  當聯合艦隊正在調換方向之際,英國艦隊分為兩個縱隊,在滿帆之下趕了過來。上風的縱隊由納爾遜指揮,下風的則由柯林伍德指揮。由于擔心維爾納夫逃回加的斯港,納爾遜不照原計劃,不以敵方中央前段為目標,而改向其前衛的中央沖去??鋁治櫚略螄虻腥撕笪啦糠智岸謂?。納爾遜又發出了其著名的通令:“英格蘭要求每人恪守職守!”
  上午11點30分,柯林伍德已經接近法西聯合艦隊的后段,維爾納夫發出了“開火!”的命令。11時45分,法艦“弗高克斯”號射出了第一炮,這是以柯林伍德的旗艦“王權”號為目標的,這時雙方相隔尚在四分之一哩以外。此時,雙方好像是一致行動一樣,都升起他們的國旗。在英、法、西三國的船上,鼓樂齊鳴,士兵舉槍敬禮。
  于是會戰展開。特拉法爾加大海戰分為三個階段:柯林伍德的攻擊,納爾遜的攻擊和法將杜馬羅爾反攻失敗。
  當“弗高克斯”號向“王權”號開炮時,“王權”號仍繼續保持航向不變,切進了法艦“弗高克斯”號和西班牙艦“圣安拉”號之間。“王權”號用左舷炮轟擊“圣安拉”號的船尾,使之遭受重創。接著又對著“弗高克斯”號發射右舷的火炮,此后又駛近“圣安拉”號的右后段,再向它射擊??鋁治櫚虜瘓梅⑾炙芪Ф際塹寫?,經過40分鐘的猛烈轟擊之后,“王權”號已變成了一個無法控制的空船殼,不久就由英巡洋艦“歐亞拉斯”號拖曳著行駛了。下午2時20分,西班牙艦“圣安拉”號已經完全喪失了戰斗力,乘員死者104人,傷236人,開始下旗投降。于是,布萊克伍德上校躍過船去,把重傷垂危的阿爾發海軍少校運過“歐亞拉斯”號上面來。
  在“王權”號出戰8分鐘后,英艦“貝里島”號也從“弗高克斯”號的后面切入敵線。也和“王權”號一樣,它立即為幾艘敵艦所包圍。“貝里島”號主桅被炸斷,有段時間連一炮都發射不出來。雖然如此,它卻把軍旗釘到后桅桿上,繼續不屈地奮戰。以后才被3艘英艦救出。
  在“貝里島”號攻擊之后一刻鐘,“火星”號也投入了戰斗。以后其它每一艘英國軍都是以這種方式分別地切入敵線,向首尾兩端的敵艦用兩側的舷炮猛擊,使每艘敵艦都受到了連續的集中火力。等到柯林伍德的最后一艘戰列艦“親王”號投入攻擊時,已經是下午3時。到戰斗結束時,與柯林伍德交戰的共有15艘法西兩國軍艦,其中10艘被俘,1艘被擊沉。逃走的只有4艘,其中有1艘為西班牙旗艦“奧國王子”號,上面載著垂死的西班牙海軍將領格拉維拉。
  在柯林伍德縱隊開始作戰25分鐘后,納爾遜縱隊也投入戰斗。與前者不同,它始終保持著不規則的魚貫形隊形。納爾遜親乘旗艦“勝利”號,率“提米萊爾”號、“海王星”號3艘三層甲板戰列艦向聯合艦隊的前衛中央挺進。下午12點24分,“勝利”號的左舷炮開始射擊。交火不久,“勝利”號和“提米萊爾”號即開始向右旋轉,納爾遜是在尋維爾納夫的旗艦。雖然“勝利”號上的一切望遠鏡都在搜尋之中,想發現維爾納夫的司令旗,但結果還是一無所獲。于是,“勝利”號遂趨前攻擊“三叉戟”號,假定維爾納夫可能是在這艘最大的四層甲板軍艦上。當“勝利”號向“三叉戟”號前進時,即發現在該艦后方有一艘法國兩層甲板戰艦的前桅上,掛著總司令的將旗,它就是“布森陶爾”號。“勝利”號冒著敵火,不久即鉆到了“布森陶爾”號的后方,用其船頭上的短炮(68磅)和側舷的火炮,向“布森陶爾”號的舷窗中猛射,使它受到了極大的損毀。當英艦“海王星”號和“征服者”號接近了“布森陶爾”號之后,“勝利”號遂向右一轉,與法艦“敬畏”號平靠著。
  “勝利”號和“敬畏”號立即糾纏在一起,雙方乘員都準備躍上對方甲板,但是法國人的企圖為英方的火力所制止,傷亡頗多。差不多又過了一個小時,兩艦還是絞在一起,當納爾遜正在后甲板上與艦長哈迪一同行走時,從“敬畏”號船桅上射來一顆槍彈,子彈打在他左肩的肩章上,透入了其胸部,落在他的脊椎骨上。他撲倒在甲板上,但他爬起來之后就說:“他們終于把我解決了。哈迪……我的背脊骨已經被射穿了。”他被抬入了船艙,到了下午4時30分,納爾遜得知會戰已勝利的消息后說:“我感到滿意。”他親吻了哈迪艦長:“感謝上帝,我總算盡了我的職責。”然后心臟停止了跳動。
  當“勝利”號正在與“敬畏”號交戰時,英艦“提米萊爾”號駛向前去,向“三叉戟”號開炮,接著又向“敬畏”號射擊。不久以后,法艦“弗高克斯”號在同英艦“貝里島”號交戰之后,又轉過來協助“敬畏”號,卻為英艦“提米萊爾”號所抓住廝殺。
  英艦“海王星”號先開始向法艦“布森陶爾”號射擊,然后再去進攻“三叉戟”號,一個半小時后,“三叉戟”號乘員戰死245人,負傷173人,這艘巨型的四層甲板戰艦遂開始下旗投降了。對于在這艘船上的景象,英艦“海王星”號上的船員巴德柯克說“我踏上這艘大船去收容俘虜,其死傷人數在三四百之間,到處都是血肉,后甲板上堆滿傷兵,有的沒有腳,有的沒有手。”
  英艦“不列顛”號接著也跟上來了,其后面是“巨人”號和“征服者”號。后述兩艦夾擊“布森陶爾”號,下午2時5分,維爾納夫終于堅持不住,下令“布森陶爾”號降旗投降,維爾納夫成了英國人的俘虜。在其艦上的慘狀,“征服者”號上的英軍上尉記載:“到處都是死尸,景象非常之凄慘。死傷總數在四百人以上,多數尸體沒有腦袋。”
  在“勝利”號開始作戰40分鐘后,英艦“阿賈克斯”號才開始作戰,而“阿加門農”號還要更遲。“非洲”號、“奧利安”號在與艦隊失去聯絡后,也都相繼趕到參戰。當維爾納夫降旗投降時,納爾遜縱隊中的最后兩艘船,“米羅陶爾”號和“斯巴爾特”都還不曾參加戰斗。
  特拉法爾加海戰的最后階段是聯軍將領杜馬羅爾的反攻,這不過是勉強的如此定名而已。
  杜馬羅爾的支隊處于聯軍艦隊的前衛。當下午12時30分,納爾遜鉆入了聯軍的中心之后,維爾納夫即發出了一個通令,要所有尚未參加作戰的船只,都一律自動地投入戰斗。杜馬羅爾對維爾納夫的通令并無反應,此后維爾納夫即再沒有注意他。半點鐘之后,杜馬羅爾仍向北航行,結果遂使前衛與中央之間產生了一個空隙。此時他仍不知發揮其主動精神,反而要求命令。維爾納夫直到下午1時50分才命令杜馬羅爾趕來支援其正受著強烈壓迫的中央部分。但是,風力非常微弱,轉變航向十分困難。等杜馬羅爾好不容易調過頭來南下時,維爾納夫已降。但杜馬羅爾還是作了最后的反擊,他把10艘軍艦分為兩部分先后投入戰斗。結果,第一批5艘軍艦中有4艘被迫向英艦投降,另1艘逃往加的斯。第二批5艘軍艦有1艘被迫投降,其余4艘向南逃逸,其中包括杜馬羅爾的旗艦“恐怖”號。
  作為海戰的尾聲,下午3時30分,在海戰已經進行了2個多小時后,由迪馬努瓦海軍少將率領的聯合艦隊前衛返回了戰場,但在返回途中有兩艘自己的戰艦竟然發生相撞而退出戰斗,面對嚴陣以待的英國艦隊,僅僅20分鐘這次反攻就告失敗。“勝利”號對掉頭逃跑的聯合艦隊進行了一次齊射,以示送行,納爾遜就在這炮聲中與世長辭。
  10月21日下午4時30分,炮聲終于停了下來,但彌漫的硝煙、濃厚的火藥味仍籠罩在戰場上空。鮮血染紅了海面,有的軍艦還在燃燒。整個會戰,英軍共死449人,傷1214人。法軍死3373人,傷1155人。西班牙軍共死1022人,傷1383人。總計聯合艦隊被俘三四千人之間。傷、斃、俘加在一起,共有1.4萬人。法國和西班牙聯合艦隊的33艘戰列艦中,有12艘被俘,7艘完全喪失戰斗力,1艘正在起火燃燒,9艘逃往加的斯,4艘逃向直布羅陀。當夜幕將垂時,風暴大作,一連就是四天,多數負傷船只都自動沉沒,包括所有的英軍戰利品在內,只有4艘例外。而在整個會戰中和風暴之中,英國都未損失一艘船。
  1805年10月27日,柯林伍德派拉皮羅提爾中尉所指揮的小船“皮克爾”號回國報捷。1805年11月4日,拉皮羅提爾在法爾茅斯上岸后,在那里只停留了半點鐘,即出發前往倫敦。他一路調換了19次馬,于11月6日清晨1時趕到海軍部。拉皮羅提爾見到英國海軍部長的第一句話是:“報告!我們獲得了一次偉大的勝利,但是卻喪失了納爾遜勛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