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风采2019072 > 看歷史 > 歷史戰爭 > 戰史資料 > 渾河之戰的起因是什么? 對元朝有什么影響?

今日深圳风采单式开奖结果:渾河之戰的起因是什么? 對元朝有什么影響?

品學兼優 2019-11-06 15:44:19
        渾河之戰發生在公元1621年,是戚家軍的最后一戰,明天啟元年三月努爾哈赤率兵圍攻沈陽,派人赴遼陽報告,并請求援兵,遼東經略袁應泰命川浙兵近萬人及奉集堡、虎皮驛的三萬遼東明軍增援。 
\
  川浙之兵行至中途,聞沈陽城已陷落,主帥童仲揆、陳策見救援已失去意義,因為原計劃是與沈陽城內的明軍內外夾擊后金軍,見此情況便決定停止前進,列陣觀望。
  川軍部將周敦吉、秦邦屏等義憤填膺,紛紛請戰:今沈陽陷落,我輩不能救沈,在此三年何為。
  請戰的這數千川兵,正是明末著名女將秦良玉派來的數千白桿兵,因所用長矛皆以白木為桿,不加裝飾,因號“白桿兵”。
  主帥童仲揆、陳策決定向后金軍發起進攻。因為渾河不是天塹,后金軍只用了不到一日的時間輕取沈陽,戰斗力旺盛,而戚金率領的戚家軍展開車陣、購置防御陣地需要時間,所以童仲揆命令周敦吉與秦邦屏先帶川軍渡過沈陽渾河,在渾河北岸扎營,抵擋后金軍。為戚家軍的防御爭取時間。
  城下的后金軍見一隊奇裝異服的明軍過河而來,馬上報告努爾哈赤,努爾哈赤沒有輕敵,馬上調戰斗力頗為強悍的正白旗對其進攻,想趁著這支明軍立足未穩之際一舉殲滅。
  然而正白旗一連數次沖鋒都被擊退,八旗將士被白桿川兵的長槍戳的人仰馬翻,并且一旦落馬,川兵便拔出腰刀一陣亂砍,這些女真人還從來沒見過這么打法的明軍,很快正白旗就敗下陣來。
  努爾哈赤立刻又派出了他親自掌握的正黃旗,但很快又遭到了正白旗同樣的敗績,兩輪攻擊竟使后金軍傷亡了兩千多人。打沈陽城也沒傷亡這么大,八旗軍上下震驚。
  但身經百戰,并經受過嚴酷訓練的八旗軍并沒有氣餒,接二連三的發動進攻,雙方激戰多時,卻仍然難分勝負。
  而且川兵的陣地絲毫沒有松動的跡象,反觀此時八旗軍士氣低迷,軍心不穩。
  就在滿清兵要崩潰,努爾哈赤一籌莫展的時候,漢奸李永芳稟報說,他已經用重金收買了幾名被俘的沈陽城明軍的炮手,從沈陽城頭發炮完全可以覆蓋整個白桿兵的陣地。
  努爾哈赤看到了希望。命令后金軍再次沖鋒。
  此時李永芳找到被俘的明朝炮手,親自解開捆綁,人賞千金,用來攻擊川軍,發炮無不立碎者。
  經過激烈交鋒,川軍堅固的陣勢難以抵擋沈陽城內的大炮轟擊,川軍終于在饑餓疲勞與大炮的雙重打擊下,全部被殲滅。周敦吉、秦邦屏及參將吳文杰、守備雷安民等皆力戰而死。部將周世祿帶領殘軍退回渾河南岸,入浙營,繼續堅持作戰。
  此時戚金率領的戚家軍已經兵布陣于渾河五里之外,列置戰車槍炮,掘壕安營,用秫秸為柵,外涂泥巴,戚家軍與北岸退回的川兵一同準備抗擊后金軍。
  后金兵消滅江北川兵,迅速渡河把浙兵包圍。
  新的戰斗迅速打響,努爾哈赤鑒于北岸川兵的勇猛,所以再三告誡八旗將士“勿輕敵”。
  后金兵集中兵力向戚家軍陣地發起進攻,匆忙擺好陣勢的戚家軍利用車陣和訓練有素的火銃三疊陣迎敵,但還是有兇猛的后金軍騎兵,突破火力網沖擊到了車陣前。
  此時明軍中馬上沖出手持鐵狼筅的士兵,迅速將后金騎兵刺倒。兩輪進攻之后,后金兵墜馬傷亡者達三千多人。
  在戰斗打的難舍難分之時,另一路援兵,也就是李秉誠、朱萬良率領的三萬遼東軍已經進至白塔鋪,這里離渾河戰場僅有不到二十里,對于騎兵來講,這二十里不算什么,童總兵急派人求援。
  可這些本地的遼東軍閥,卻在擊敗二百八十名八旗軍的偵察騎兵后就不再進兵了。右翼的皇太極利用這個機會,迅速抽調軍隊,主動進攻遼東軍。
  如果李秉誠、朱萬良部的明軍敢于抵抗,就算不前進也能讓皇太極分兵,至少能減輕戚家軍的壓力,但是這支遼東軍剛和八旗軍交手就即行潰退,沿途被皇太極一路追殺,傷亡三千多人(這戰斗力,簡直了)。
  要知道皇太極的目的只是為了阻擋遼東軍,他也沒想到遼東軍這么不禁打。此時皇太極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可以全力以赴進攻川浙兵了,在他眼里,那三萬遼東軍不值一提。
  此時苦苦鏖戰多時的八旗軍與川浙兵仍然打得勝負難分,統帥陳策、童仲癸無奈再派使者向袁應泰叩首求援。
  袁已經嚇破了膽,竟以后金強大派兵也扭轉不了戰局為由拒不答應。
  由于后金兵不斷增援,明軍則孤軍奮戰,陷入重圍, 雙方血戰到天色將晚,八旗援兵又趕到戰場。努爾哈赤命令不惜一切代價,輪番發動飽和進攻,在近乎自殺式沖鋒的攻擊下,戚家軍陣地被攻破。
  雙方短兵相接,展開一場惡戰,戚家軍結成鴛鴦陣對抗八旗騎兵,一向勢不可擋的八旗軍在戚家軍的陣勢面前絲毫不占優勢,反而被打的紛紛敗退,九名八旗戰將戰死,傷亡者達到數千人,這可是騎兵打步兵,而且還是在騎兵占有優勢的平原作戰,可見戚家軍的戰斗力有多么兇猛。
  戚家軍終因寡不敵眾和連續兩天的急行軍以及激烈戰斗造成體力不支,浙兵不斷的倒下,年近七旬的老將陳策在斬殺了十幾個敵人后,也倒在了血泊里。
  此時總兵童仲揆想趁亂撤離戰場,戚金一把拉住他的馬大喝:"大丈夫報國就在今日。”童仲揆立刻和戚金一起又轉身殺入戰場。
  傍晚,僅存的幾十名戚家軍戰士將戚金和童仲揆圍在當中,他們的鴛鴦陣依然不亂,暮色中,后金兵四面團團圍定。
  此時的后金兵內心是懼怕的,深深的被這支明軍的戰斗力所震撼,他們已經失去了引以為傲的近戰肉搏的勇氣,不敢再和戚家軍短兵相接。最后,萬箭齊發.....
  最終除極少官兵幸免回遼陽外,童仲癸與副將戚金、將領袁見龍、鄧起龍、張名世、張大斗等大小將校共120多人全部義無反顧、悲壯殉國。
  而外圍的遼東明軍則繼續采取坐視的態度,任由這只千里赴援遼東,明軍最精銳的部隊覆滅。
  戰后,當明廷派員來撫慰勞軍,許以重賞突圍的戚家軍幸存將士時,這些士兵均流淚拒絕。他們不求賞賜,只求再上戰場,誓要給戚金等陣亡將士報仇。朝廷官員和百姓都由衷贊嘆說,這些普通的士兵竟都有國士之風!
  十天后的遼陽之戰中,這些戰士亦全部戰死,他們用鮮血浸染了戚家軍的軍旗。
  再看看嚇破了膽的袁應泰和畏敵不前的李秉誠、朱萬良。這些大明本地遼東軍的表現實在是讓人氣憤,皇太極的幾千人馬竟然將三萬遼東軍追殺數十里,到最后竟然再也不敢前進一步。
  這些遼東軍閥的表現實在沒有川兵、戚家軍勇猛。
  渾河之戰,是薩爾滸戰后明軍最有聲色的一場野戰。明軍以少抗多,以步抗騎,川兵與浙兵共一萬余人,力抗努爾哈赤的三萬八旗軍,給予了八旗軍大量殺傷。
  后金陣亡者達到四千余人,受傷者更是不計其數,八旗高級將領陣亡有名有姓的就達九人,努爾哈赤的嫡系部隊正黃旗、正白旗遭到重創,有的八旗部隊竟被戚家軍和川軍的勇猛所震懾,不戰而敗逃。這一戰,努爾哈赤可謂是慘勝。
  戚家軍自嘉靖三十八年成軍,共斬級近二十萬級。先后剿滅倭寇,擊破蒙古鐵騎,赴朝抗倭,抗擊后金,縱橫東亞,百戰唯一敗,一敗之后世間再無戚家軍!
  讓我們再唱一次戚家軍的軍歌:萬眾一心兮,群山可撼。惟忠與義兮,氣沖斗牛。主將親我兮,勝如父母,干犯軍法兮,身不自由。號令明兮,賞罰信。赴水火兮,敢遲留。上報天子兮,下救黔首。殺盡倭奴兮,覓個封侯。”
關鍵詞: 渾河之戰

日期選擇

一周熱門

查看更多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