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风采2019072 > 看歷史 > 歷史戰爭 > 戰史資料 > 賽約河之戰蒙古是如何以少勝多戰勝匈牙利的?

2019033深圳风采:賽約河之戰蒙古是如何以少勝多戰勝匈牙利的?

山前有路 2019-11-06 16:29:17
  賽約河之戰是發生在匈牙利賽約河畔,這場戰役是由蒙古第二次西征軍六萬鐵騎對戰匈牙利十余萬軍隊的戰爭,在這場戰役中蒙古軍以六萬的軍隊,戰勝了匈牙利的10萬軍隊,在戰役結束后,蒙古人就控制了整個東歐,為之后的金帳汗國的建立奠定了基礎。此戰,是世界歷史上著名的以少勝多的圍殲戰之一。

深圳风采2019072 www.mbfuy.com   那么,蒙古騎兵是如何做到客場作戰以少勝多的呢?

  1239年,蒙古軍隊占領斡羅斯(今天的俄羅斯)三大公國后。盡管已經一路打到了現今烏克蘭以東,但元太宗窩闊臺卻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1240年,窩闊臺下令軍隊進攻馬札兒(匈牙利)。在留下3萬人鎮守南斡羅斯后,蒙古剩余12萬人兵分三路:南路由合丹率領3萬人,繞過喀爾巴阡山脈,自南迂回前進;北路由拜答兒率領3萬人外擊波蘭;中路6萬大軍以拔都和速不臺為統帥,越過喀爾巴阡山脈,向匈牙利布達佩斯進軍。1241年4月,蒙古軍隊兵臨匈牙利佩斯城下。

\

  需要注意的是,布達佩斯本來是兩座城市,其中多瑙河以東的名叫佩斯,匈牙利國王貝拉四世常常在這里活動。多瑙河以西的是布達,也是匈牙利的首都。盡管蒙古士兵已經開始進攻佩斯城,但貝拉四世卻認為,蒙古士兵根本無法攻下城池,而且他們也沒有能力越過多瑙河直取首都。因此貝拉四世只是在佩斯城中集結了10萬的匈牙利軍隊,并不急于出戰。貝拉四世的策略,無疑是非常正確的。蒙古士兵跋山涉水而來,在城池久攻不下的情況下,士氣難免會受到打擊。等到他們泄氣之時,匈牙利軍隊再以人數優勢一擁而出,定能夠大破蒙古軍。

  眼見匈牙利人以逸待勞,速不臺故意賣出破綻,率軍前往漷寧河引誘匈牙利。與此同時,拔都率領大部隊開始撤退。貝拉四世眼見敵軍萌生退意,便開始派遣軍隊乘勝追擊。而蒙古軍隊則始終以不緊不慢的速度進行著撤退,最終來到了賽約河邊。貝拉四世在河西安營,而拔都的部隊則聚在河東。

  4月10日夜,拔都向河西的匈牙利軍隊發起猛攻。雙方很快陷入膠著,拔都軍開始出現敗退跡象。但與此同時,在河下游的速不臺命令軍隊結筏潛渡,蒙古人迂回到了匈牙利軍隊側后方發起攻擊。受到兩面夾擊的匈牙利軍隊陣型大亂,拔都率軍趁勢奪取了橋梁。到了11日早上,速不臺、拔都兩路軍隊已經悄然改變了陣型,蒙古人將匈牙利軍隊圍了個水泄不通。

  不過,自古以來,有經驗的將軍絕不會始終將敵人四面包圍,因為這樣一來反而有可能迫使對手亡命攻擊。在將匈牙利軍四面包圍后,拔都突然放出了西面的一條路。匈牙利軍隊看到希望后,開始向西逃竄。蒙古軍隊趁機三面伏擊,這就是著名的“圍三缺一”戰法。最終,匈牙利在此戰中死亡7萬人,總死傷人數超過了9萬。而國王貝拉四世。也只得獨身逃向了亞德里亞避難。

  賽約河之戰后,佩斯城被蒙古軍隊攻破,多瑙河河畔也落入了蒙古的統治中。這一片區域,后來被納入了拔都的金帳汗國的版圖。說起來,蒙古軍隊之所以能取得這場戰役的勝利,除了拔都和速不臺的計策戰術之外,蒙古軍隊的作戰素質同樣不可忽略。

  我們知道,蒙古士兵向來以彪悍勇猛著稱。他們能夠征服亞洲大陸,甚至很大一部分歐洲土地,這都與他們士兵的作戰素質有很大的關系。

  作為一個生活在馬背上的民族,蒙古士兵自小就擅長騎射。在冷兵器時代中,弓箭是一種很有效的殺傷性武器。蒙古士兵作戰,會首先避免與敵軍近身肉搏,保持自身的優勢。同時,合理利用戰馬的機動性,拉開與敵軍的距離。在這樣的情況下,敵軍想要對蒙古士兵造成殺傷,首先自身就會付出很大的代價。并且最可怕的是,一個蒙古騎兵通?;崤潯贛卸嗥フ鉸?,而且蒙古戰馬的生存能力極強。在戰馬的加持下,蒙古人只需要不斷地勝利,就會有越來越多的資源,這也是蒙古人能夠遠征歐洲的一個重要原因。

  賽約河之戰的影響

  賽約河戰役戰場途徑俄羅斯、波蘭、西里西亞及摩拉維亞,最終進入了匈牙利、羅馬尼亞。在此次戰爭之中,成吉思汗家族各支均有代表人物參加,而這次戰爭最大的益處直指成吉思汗長子術赤長子拔都。

  首先,拔都是整個蒙古軍的總統帥,起著關鍵的指揮與領導作用,至少在形式上是如此(雖速不臺在戰略指導上做得更多,但這一切仍是以拔都為名開展的)。結果亦不出所料,拔都一人是戰爭最大的受益者。其次,這次戰爭不僅僅使最后一批欽察突厥人敗北,更是征服了里亞贊、特維爾、蘇茲達爾、基輔以及加利奇諸羅斯公國。兩百多年的時間之中,它們始終作為金帳汗國的屬國而存在。作為一種十分嚴格的封臣關系。其封臣關系具體表現為:可汗有任意廢立羅斯王公的權利,而對于這些王公們,到伏爾加河下游的可汗營地“在可汗面前磕頭”,又是一種必須履行的義務。該種謙卑從屬之政策源起于雅羅斯拉夫大公。

  在公元1343年,他第一次來到了拔都面前,表達了自己的效忠之心,并因此深受拔都的賞識,承認他為“羅斯諸王公之首”的地位,在1250年1250年加利奇王公丹尼勒亦前來向拔都表示臣服,并提出為他舉行任職儀式的要求。最后,是最明顯亦最重要的戰爭意義。此次戰役可謂是世界史上以少勝多圍殲戰的最成功的案例之一。

關鍵詞: 賽約河之

日期選擇

一周熱門

查看更多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