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

【馬丁·路德】馬丁·路德簡介_馬丁·路德是哪國人

深圳风采彩票开奖结果:馬丁·路德

人物簡介
  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 ,1483年11月出生在日耳曼(人稱日耳曼為改革發源地)中部紹森幾亞(Thuringia)的曼斯菲德(Mansfeld)附近的艾斯里本(Eiskeben)——撒克森伯爵(選候)領地。他是16世紀歐洲宗教改革倡導者,基督教新教路德宗創始人。他本來是羅馬公教奧斯定會的會士、神學家和神學教授。他的改革終止了中世紀羅馬公教教會在歐洲的獨一地位。他翻譯的路德圣經迄今為止仍是最重要的德語圣經翻譯。2005年11月28日,德國電視二臺投票評選最偉大的德國人,路德名列第2位,僅次于康拉德·阿登納。代表作品是《九十五條論綱》。
  
人物生平
  馬丁·路德生于神圣羅馬帝國(今德國)艾斯萊本,父母原是勤儉的務農人家,但當時因社會商業方面開始發達了,并帶動了工業的發展,故其父親轉而成為礦工,在當時以礦工當職業的人口并不多,算是新興的行業,在父親的積極努力下竟也自行當起了一個小礦主,后來上升為城市的議會會員。
  父親漢斯·路德(Hans Luder,1459—1530年),母親瑪格路德,原姓林德曼(1459—1531年)。路德是九個孩子中的第八個。
  1483年11月11日(都爾.圣瑪定主教紀念日),他受洗禮,并以當日的圣人圣瑪定(馬?。┟?。他在鄰近他的出生地的曼斯費爾德長大,當時艾斯萊本和曼斯費爾德約有數千居民,而他的父親擁有當地的一處銅礦。嚴格而充滿愛心的父親,要他接受時尚的啟蒙教育。父親非?;嚶返碌慕逃?,故送他到大城市就學。路德為了維持就學時的經濟需要,和其它的就學孩子們共組了一個唱詩班,在富有人家吃晚餐的時候,于主人們享用豐盛晚餐之時,邊聆聽孩童詩班唱圣詩。當主人用餐過后即可開始享受主人們吃剩的菜肴,運氣好的話還能拿到一些小費。他的父母信奉教廷,但不過分熱誠。
  之后由于父親的支持及栽培之下,路德進了一所有名的大學學習法律,看似前途似錦:畢業后可在皇宮謀得一份差事,后半輩子就可高枕無憂了。但就在此時他卻正想著如何才能蒙上帝的喜悅呢?就在一次的暴風雪當中,在禱告中他經歷了神的保佑,于是他毅然決然地到修道院中當修士,放棄法律的學習。而在修道院的學習中,其內心并沒有得到真正的平安,在他請益他所在的這所修道院院長之后,路德得到許多的屬靈上的鼓勵與支持,同時也完成了神學博士的學位。并在之后被派到威登堡任圣經教導的工作、思想更趨成熟,終于在1517年在上帝的帶領下,為著贖罪券的爭論,在教會界做了一件驚動宗教界的大事-宗教改革。
  從1488年到1497年路德在曼斯費爾德的城市學校就學,此后他在馬格德堡的大教堂學校里待了一年。在那里教導他的是中世紀晚期出現的共同生活弟兄派的教士。1498年他的父母將他送到埃森納赫的方濟各會修道院中。他在那里受到音樂和詩歌的教育,他是一個很好的歌唱家。
  從1501年到1505年路德在圖林根的愛爾福特大學就學,他獲得哲學系的文學士。他的學課包括拉丁文、語法學、修辭學、邏輯學、道德學和音樂。路德在這里深切地學習了亞里士多德的學說,亞里士多德的學說從托馬斯·阿奎納開始成為中世紀經院哲學的中心學說,但在愛爾福特已經開始有人對他的學說產生質疑。奉父命路德在獲得博士學位后又開始學法學。但1505年7月2日他在回家的路上在斯道特亨附近突然遇到狂風暴雨,他嚇壞了,對礦工的?;なト撕艉八擔?ldquo;圣安娜,不要讓我死,我愿意成為一個僧侶。”出于這個發愿他不顧父親的反對加入了愛爾福特的奧斯定會修道院。他非常遵守修會的教規,1507年2月27日他被晉升為神父。雖然他每天都做懺悔他無法獲得心靈上的安慰。他最主要的問題是“我如何才能獲得上帝的憐憫?”他的懺悔神父、修道院的主持約翰·馮·斯道皮茨建議他學神學,并將他1508年送往維滕貝格。在這里他結識了威廉·奧克姆的神學理論。奧克姆強調神的自由性和人的自主性。一年后路德成為圣經教授(baccalarius biblicus),他還學會了古希臘文和希伯來文。除道德哲學外他還開始教授圣經。
  1510年,路德被他的修會派往羅馬城抗議教廷下令將奧斯定會與另一個非常嚴格的修會合并到一起。他參加了一個集體懺悔的儀式,希望以此獲得解脫。這說明他當時還不懷疑羅馬教廷的懺悔儀式,但他對羅馬教廷的不認真和道德敗壞非常失望。1511年斯道皮茨將路德召回維滕貝格并指定路德為神學博士和他的繼承人。雖然斯道皮茨只能減輕路德的心靈不安,無法消除它們,兩人直到1524年斯道皮茨逝世始終是好朋友。
  此后幾年中路德教授贊詩和保羅書信等內容,一些他原來的講義和聽課筆記保留至今。從這些文件中我們今天看得出他與羅馬天主教廷決裂的過程。一開始他還追隨當時教會的學說將舊約體會成基督的隱喻。他追索奧卡姆、新柏拉圖主義或密契主義的圣經解釋,但他已經開始將這些解釋改為針對每個人,而不是針對整個社會的教導。他使用上帝直接的憐憫來補充這些理論中的空洞,但此時他還沒有考慮教會的中間作用。
  在路德研究中至今對路德是何時發現他的神僅出于憐憫(sola gratia)正義的基本見解。路德本人后來自己將這個發現稱為是“塔上經驗”,他說他是在維騰貝格的奧恩定會修道院的隱居塔上做出這個發現的。有人認為這是在1511年到1513年之間,其他人說是在1515年到1518年之間,也有人認為這實際上是一個緩慢的過渡過程。在宗教史的研究中這個時間的確定最重要的是確定這個發現對宗教改革的意義到底有多么大。
  路德本人將這個經驗說成是一個巨大的解放。在他孤獨地冥想羅馬書中的詩句時他突然發現了他所尋找的:因為神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經上所記,義人必因信得生。
  這句經文遲早會導致路德對圣經新的理解:神的永久正義完全是一個憐憫的贈禮,只要人相信耶穌基督,他就可以獲得這份贈禮。人不論做什么都無法強迫神贈與他這份禮物。相信他獲得了這份禮物本身也不是人所能達到的。
  這樣對路德來說,整個中世紀的神學及其宣傳者的能力與神的啟示之間的平衡全部報廢了。從此他對自稱看作神與人之間中保的教會越來越持批評態度。
  1515年路德的羅馬書教本中已經反映出了他的新見解,但其中還混合著約翰尼斯·陶勒的密契主義見解。1516年路德發表了一位不知名的密契主義者寫的一本書,反映出了他對教會外表的神事儀式的不斷加強的反對。
  從1517年開始路德在簽名時將Luder改為Luther(這個名字來源于希臘詞ελευθερο,意為“被解放的人”,“自由人”),來表現他內心的轉折。
  路德在1517年萬靈節前夕,也就是十月三十一日那天,宣布他反對贖罪券,寫了九十五條論綱。其實這九十五條的目的并非是號召宗教改革,只是路德以一位大學教授的身份將贖罪券的神學提出來討論罷了。路德反對贖罪券的曲解和誤用,這不但對人的得救不利,還影響了教會的正常運作。當時的人們認為天國的鑰匙在教會手里,一個人進入天堂前要先洗清生前所犯的一切罪行。他們最怕的是死后在煉獄中的刑罰,因此他們相信只要用贖罪券就可以上天堂,一張贖罪卷能縮短死后在煉獄中的刑罰。而贖罪劵可以在教堂里購買,因此當時的教堂和牧師都很有錢。馬丁路德發現這樣的說法與作法完全不能見容于圣經與理性。贖罪券的買賣鼓勵了處于罪惡中的人,不去思想基督,不去祈求上帝的饒恕。就這一點,路德的神學與天主教會的神學有明顯的不同。1530年路德在奧斯堡會議上為新運動作了解釋,他的改教運動已把基督教歐洲一分為二,更正教會產生了三個主要路線:信義宗、改革宗和英國圣公宗。更正教會主張信徒應該直接和基督聯合,因為基督是救恩的唯一來源。他的救恩借著圣靈的能力和上帝的道的教導,臨到悔改的信徒。不用瑪利亞,也不用圣職人員作祭司來做代求人。上帝會向他的兒女說話,透過先知和使徒、透過圣經、借著個人的啟示,上帝以愛心向受造的人類說話,只要是在基督里新造的人憑信心可以聽到上帝的話并回答他。
  路德的宗教改革受到四面攻擊。羅馬教廷要路德收回他的言論和著作,路德并沒有答應。在他隱居于瓦爾特堡(Wartburg)那段日子里,路德把整本新約圣經由希臘文譯成精彩的德文。在那期間,左派極端的社會行動到處興事,路德于是回到威登堡以穩定大學和教會的生活,并且應付四面八方涌來的攻擊。甚至有的人民誤解了路德說的自由,牽扯到政治,拿了武器去爭取,造成了改教運動的致命傷。路德被羅馬教會定罪,逐出教會。
  
馬丁·路德是哪國人
  馬丁·路德是十六世紀德國宗教改革運動的發起者,新教路德宗的奠基人,是德國人。
  
《九十五條論綱》
  《九十五條論綱》是馬丁·路德于1517年10月31日張貼在德國維滕堡城堡教堂大門上的辯論提綱,現在普遍被認為是新教的宗教改革運動之始。
  1519年,馬丁·路德在萊比錫參加神學論戰,否認教宗的權力,說是沒有教宗,教會也能存在。他點燃的宗教改革之火,在德國有了燎原之勢,猶如耶穌所說:“我來,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太10.34)托馬斯·閔采爾領導的農民和城市貧民,也參加進來。他們的要求超出了馬丁·路德宗教范圍內的改革,而逐步發展為德意志農民戰爭。1521年,在教宗授意下,神圣羅馬帝國皇帝卡爾五世要他在沃爾姆斯(Worms)召開的國會上認罪,并撤回這九十五條論綱,他卻說:“除非用《圣經》的文字和明白的理性證明我是錯的,否則我決不放棄自己的觀點,我的良心是被上帝的道束縛的。”由于他的行為支持了當時德意志各邦民族主義對羅馬的反抗,他此后也得到北部各邦諸侯和民眾廣泛的擁護和?;?,在薩克森選帝侯的庇護下隱居于黑森-圖林根交界的瓦特堡(Wartburg),從而首先把《圣經》從希臘文譯成高地德語印行。其意義在于一般民眾也有機會親身學習,誦讀和解釋《圣經》,而無須借助教會和教士,這就從內部摧毀了以教宗為首的羅馬教會作為精神權威存在的傳統根基。這在破除羅馬教會對文化壟斷權的同時,也奠定了德國語文的基礎和規范,是文化上的一大貢獻。
  羅馬教會所謂“反改革”的諸多措施,也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羅馬教會本身。在1550年代特倫多會議上,天主教會(la Chiesa Cattolica)正式成形后,會議才最終正式廢止贖罪券。
  
人物評價
  路德并不是一位完人。傳記作家羅蘭·培登說1546年路德逝世時,已經是一個“脾氣暴躁,容易發怒,放縱自己,有時還有點粗鄙的老人。”這一位由德國東部小城出來的中世紀修士,最后成為整個基督教會的表征。那么,他在今天象征些什么?
  首先,他象征著改教對基督教運動的重要性。改教并不是幾百年前所發生的一件事,一舉完成,以致我們可以高枕無憂了。第二,教會應該完全依靠上帝的話語,路德說:“教會的全部生命和本質就是上帝的話語。”這話語就是基督耶穌。如果缺少了上帝話語全備而豐富的內涵,教會只不過是一個會所、一間博物館或是一座音樂廳而已。第三,一位圣徒就是一個因信靠耶穌基督,蒙他的恩典,得到他拯救的罪人。教會是圣潔的,因為教會的元首基督是圣潔的。雖然是圣潔的,但這身體中的肢體仍然是罪人,不斷需要赦免和領受新的力量。因此路德希望教會是一個具有包容性的教會。在那里生病的人可以得醫治,貧窮的人得飽足,傷心的人得安慰,缺乏知識的人得到教導,罪人得蒙拯救。
  幸運的是,這位年邁的反抗者的個人缺點并沒有對他崇高的成就造成任何影響。他最終不僅改變了基督教,也改變了整個西方文明,盡管這一切的工作并非僅僅是他一個人做的。路德對歷史做出的最大貢獻不在政治方面,而是宗教上。他就像是一個起點,一道曙光!從他開始,基督教的信仰的根基開始回到圣經當中,不在是教會的公會議。他對“人如何得救”、“宗教權威性何在”、“何為教會”、“基督徒生活的真諦是什么”這四個基本問題,給予了鼓舞人心的嶄新答案。而這些具有深遠意義的答案均是他從圣經中所找到的。因此,他的勇敢,為后世新教的發展,以及對圣經原則正確闡釋和堅持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直至今日,新教的任何經典描述都必定是這些核心真理的回聲。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