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

【勃列日涅夫】勃列日涅夫簡介_勃列日涅夫改革

深圳风采中奖查询:勃列日涅夫

人物簡介   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1982年11月10日-1906年12月19日),赫魯曉夫之后的蘇聯黨政軍最高領導人。勃列日涅夫曾任蘇共中央總書記、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蘇聯元帥、蘇聯國防委員會主席等職務。他在位期間對蘇聯政治、經濟、軍事方面都有所改革,使蘇聯在美蘇爭霸中占得有利地位,進一步加劇了雙方在全球范圍內的爭霸。在他的統治下,蘇聯的大國沙文主義逐漸演變成霸權主義,并將“蘇聯模式”推薦給東歐、中國等社會主義國家。1982年,勃列日涅夫病逝,享年76歲。

個人經歷
  早年經歷
  1906年12月19日,勃列日涅夫出生于今烏克蘭第聶伯羅捷爾任斯克一個冶金工人家庭。
  1915年,考上本鎮男子古典中學預備班。
  1921年夏,中學畢業。
  1921~1923 年,隨父親在卡門斯科耶冶金廠做工。
  1923年,考取庫爾斯克土地規劃、土壤改良中等技術學校。同年加入共青團。
  1927年,4年學業期滿畢業。
  地方任職
  1927~1930年,在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州的比塞特任縣執行委員會農業部部長、執行委員會副主席;在斯維爾德洛夫斯克市任烏拉爾州農業部副部長。
  1930年在莫斯科農業大學學習。
  1931年10月,加入蘇聯共產黨。在卡門斯科耶冶金學院夜校學習,并同時在冶金廠做工,任冶金學院黨組織組織委員。同年應征入伍。
  1935年,畢業于冶金學院,獲工學士學位以及冶金工程師職稱;5月,任第聶伯羅捷爾任斯克市蘇維埃副主席。
  1938年5月,任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委部長。
  1939年,年僅33歲的勃氏就擔任了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黨委書記。
  1940年,任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負責國防事務的州委書記,團政委。
  1941年7月,入伍;同月,任南方方面軍政治部第一副主任,旅政委。
  1942年4月,在第18集團軍任政治部主任;10 月,獲上校軍銜。
  1944年,獲少將軍銜。
  1945年4 月,任烏克蘭第四方面軍政治部主任。
  1946年,任扎波羅熱州委第一書記。
  1947年11月,任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州委第一書記。
  1950年3月,任蘇聯最高蘇維埃代表;7月任摩爾達維亞黨中央第一書記。
  1953年3月,任海軍部政治部主任,領中將軍銜。
  1952年起,擔任蘇共中央書記,并深得斯大林賞識。
  1954年2月,任哈薩克黨中央第二書記。
  1955年8月,任哈薩克黨中央第一書記。
  升遷中央
  1956年2月,蘇共舉行第二十次代表大會,被選舉為主席團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
  1957年6月,任蘇共中央主席團委員。
  1958年,任蘇聯共產黨俄羅斯聯邦局副主席。
  1960年5 月,被任命為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
  1961年12月,獲社會主義勞動英雄稱號。
  問鼎蘇共
  1963年6月,在蘇共中央舉行的全會上,被選為蘇共中央書記處書記。10月,蘇共中央全會,被選舉為蘇共中央第一書記;11月,在克里姆林宮慶祝10月革命47周年大會上發表講話;12月,在第六屆最高蘇維埃舉行的第五次會議上,接任蘇聯憲法委員會主席的職務。
  1964年10月,赫魯曉夫下臺后,蘇斯洛夫和謝列平為爭奪大位陷入僵持,為避免兩敗俱傷,于10月14日舉行的蘇共中央全會上推舉勃列日涅夫為蘇聯最高領導人。11月和12月又擔任了赫魯曉夫的另外兩個職務。
  1965年10月,第六屆最高蘇維埃舉行第六次會議,被選為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委員;11月,訪問民主德國。
  1966年3月,蘇共舉行第二十三次代表大會,在這次代表大會上被選為蘇共中央總書記。
  1968年4月,蘇共中央舉行全會,會上作了《關于國際形勢的迫切問題和蘇共為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團結而斗爭》的報告;8月,與捷、波、民德、保、匈領導人在布拉迪斯拉發會晤之后,蘇共中央全會于19 日決定對捷進行軍事干涉。
  1970年5月,言論集《遵循列寧主義的方針》一書出版;同月,在第八屆最高蘇維埃舉行的第一次會議上,選舉了包括他在內的最高蘇維埃主席團;
  1971年3月,蘇共舉行第二十四次代表大會,會上作了總結報告;4月,蘇共舉行第一次中央全會,選舉他為總書記。
  1972年4月,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蘇,勃列日涅夫與尼克松簽署了第一階段限制戰略武器談判的兩項協議等文件;10月,言論集《遵循列寧主義的方針》第三卷出版;11月,又一言論集題為《蘇共為一切革命力量和愛好和平力量的團結而斗爭》出版。
  1973年5月,獲得“加強國際和平列寧獎金”;9月,1964-1972 年的言論集《關于蘇共和蘇維埃國家的對外政策》出版。
  1974年11 月,與美國總統福特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會談,并第一次“中風”;同月,率團訪問蒙古,參加蒙古人民革命黨第三次代表大會及蒙古人民共和國成立50周年慶?;疃?,再次“中風”。
  1976年2月,在蘇共第二十五次代表大會上作總結報告,代表大會結束時,被選為蘇共中央總書記;5月,被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授予蘇聯元帥軍銜;12月,在70壽辰時,蘇共中央、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和部長會議聯合給勃列日涅夫寫賀信。最高蘇維埃主席團授予他第五枚列寧勛章、第二枚蘇聯英雄金星獎章和榮譽武器。
  1977年6月,蘇聯最高蘇維埃舉行會議,解除波德戈爾內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的職務,選舉勃列日涅夫擔任這一職務。
  1978年3月,被授予勝利勛章;8月,致函美國總統卡特、聯邦德國總理施密特及其他西方國家領導人,表示愿同西方就削減歐洲中程導彈問題進行談判。
  1981年2月,再度當選為蘇共中央總書記。
  1982年11月10日,在多年痼疾之后死于心臟病,享年76歲。
 
勃列日涅夫改革
  經濟
  1967年11月,他首次提出“發達社會主義”的概念,宣稱,蘇聯已“建成發達的社會主義社會”,即“各盡所能,按勞付酬的原則占統治地位的社會”。1977年,他進一步闡述說,“成熟的發達的社會主義階段, 是從資本主義走向共產主義道路上一個相當長的發展階段”,這個社會的宗旨是“依靠強大的先進工業,依靠大規模的高度機械化農業,把越來越充分地滿足公民的多方面需要作為社會發展的直接的主要目標。”
  此外,勃列日涅夫認為“發展重工業,過去和現在都是蘇聯經濟政策的不變原則”,是完成一切國民經濟任務的前提。為此,他把85%以上的工業投資用于發展重工業。
  政治
  1965年6月,勃列日涅夫取消了經濟行政區各級國民經濟委員會和部門性國家委員會,成立了全蘇和加盟共和國各部。1966年蘇共23大,將中央主席團改名為中央政治局,設中央總書記來代替中央第一書記,恢復了蘇共19大以前中央領導機構及中央最高領導職務的稱謂。干部輪換制被取消,使得領導體制僵化和干部隊伍老化。這個時期蘇聯各級領導班子變動極小,特別是最高領導層,處于一種超穩定狀態。這段時期,還增加了許多新的管理機構,機構擴充明顯,辦公人員增多。
  70年代中期以后,勃列日涅夫放棄了集體領導原則,加強個人權力。1977年,勃列日涅夫取代波德戈爾內兼任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勃還兼任國防會議主席),獨攬了黨和國家最高領導權力。此外,勃列日涅夫還開動宣傳機器,大肆宣揚自己的功績。
  另外,在其任內,對斯大林的評價也逐漸肯定了一些,允許在宣傳和文藝作品中正面提到斯大林,并在斯大林的墓前設置了半身胸像。他本人曾稱頌“斯大林為首的國防委員會領導了反擊敵人的一切行動”,“在動員蘇聯所有力量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軍事
  蘇聯軍事實力的迅速膨脹,逐步改變了美蘇軍事 力量的對比。勃列日涅夫執政期間,蘇聯海軍在由近海防御艦隊擴建為一支具有遠洋作戰能力的武裝力量;戰略核武器方面,擁有洲際彈道導彈1300枚,首次超過了美國1054枚洲際彈道導彈的數量。70年代初,美蘇軍事力量基本達到均衡,此后日益朝著有利于蘇聯的方向發展。這樣,蘇聯只花了不足10年的時間就取得了對美國的戰略均勢地位,步入超級大國行列。蘇美在軍事力量上的勢均力敵,進一步加劇了雙方在全球范圍內的爭霸。
 
人物評價
  正面評價
  勃列日涅夫在任期間,蘇聯的軍事力量大大增強,核武器的數量超過美國,成為軍事上的超級大國,但是蘇聯國內的福利也有很大的發展。(鳳凰網)
  勃列日涅夫時期公正的優勢,普通民眾的生活水平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提高。統計數據表明,在勃列日涅夫執政初期的1965年,蘇聯人的平均工資只有96.5盧布,到了其執政晚期就上漲到170盧布。很多蘇聯人在這段時間內搬進了屬于自己的房子,購買了像樣的家具、服裝甚至汽車。但蘇聯解體后,俄羅斯社會分化為界限分明的貧富兩大社會集團。對于大多數俄羅斯民眾,勃列日涅夫時代是如今“不公正、不平等”的俄羅斯的對立面。(新華網)
  2013年,俄羅斯“列瓦達中心”一項20世紀蘇聯領導人好感度調查顯示,勃列日涅夫成為現代俄羅斯人心中最受歡迎的蘇聯領導人,有56%的受訪者對其持肯定態度。
  負面評價
  勃列日涅夫上臺后,延續了官僚們以往的要求,廢除了蘇共中央委員會和黨委會每次改選必須更換1/3成員的做法,并保證要使干部得到尊重(葉利欽:《葉利欽自傳》)。勃列日涅夫上臺后的第一年,地方黨委書記只更換了9%,14個加盟共和國書記只更換了2個。從蘇共23大到26大,蘇共中央委員會實際連任率達到90%。這種干部隊伍超常規的“穩定”,造成了高層機關長期無法輸入新鮮血液,造成這些機關陷入“嚴重的停滯”,成為一潭死水,不可避免地出現了“老人政治”局面。
  在勃列日涅夫時代,貪污腐敗之風到處盛行,被揭發出來的人也很少丟官,因為最高領袖本人就是一個腐敗分子。(葉利欽)
  俄羅斯一定要避免出現勃列日涅夫時期蘇聯出現的“停滯”局面。(梅德韋杰夫)
  俄羅斯人民在贊揚和緬懷這位國家領導人的同時,也在反省勃列日涅夫時代。在勃列日涅夫時代,蘇聯因為諸多歷史遺留問題而開始停滯不前,這段時間內,蘇聯GDP增速從1966年至1970年的年均21%,到后期的9%。蘇聯經濟正是在這一時期開始依賴于石油和天然氣出口。(中國日報)
  整個勃列日涅夫時代,蘇共的許多書記、州委書記、邊疆區委書記、中央委員都卷入了骯臟勾當。高級領導人彼此勾結、濫用權力、貪污受賄的案件層出不窮。除個別案例外,大多數腐敗案件都是勃氏去世后才被揭露出來。勃氏個人的貪婪在這場腐敗盛宴中起到了強烈的“示范”和“帶頭”作用。勃氏對各種送上門來的貴重禮品幾乎照單全收。(騰訊網)
  勃列日涅夫以宮廷政變的方式奪取了赫魯曉夫的權力,但并沒有把改革推進到一個新時期,而是力圖再造斯大林模式,重現斯大林的個人集權。這就加劇了蘇聯社會固有的矛盾。當蘇聯人民無法忍受這種制度時,墓也就挖好了,何時下葬只是時間問題,誰來埋葬也不過是歷史的偶然。(環球網)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