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

【鐵娘子撒切爾夫人】撒切爾夫人摔跤_撒切爾夫人與鄧小平

深圳风采星期几开奖:撒切爾夫人

人物簡介   撒切爾夫人(1925年10月13日-2013年4月8日),全名瑪格麗特·希爾達·撒切爾,第49任英國首相,也是目前英國唯一一位女首相。她的政治學主張被通稱為“撒切爾主義”,且因其鐵腕政策而有著“鐵娘子”之稱;撒切爾夫人還著有《通往權力之路》《唐寧街歲月》等作品。1979年,撒切爾夫人當選英國首相,開始了她18年的執政生涯,她在任期間曾就香港問題多次訪問中國,與鄧小平的交鋒更是為人津津樂道,經過雙方的努力,為香港回歸中國奠定了堅實基礎。2013年,撒切爾夫人因中風去世,英國女王破例參加了她的葬禮,她的骨灰被安葬在切爾西皇家醫院墓地。

人物生平
  早年時期
  撒切爾夫人出生于英格蘭東部林肯郡的格蘭瑟姆,其全名為瑪格麗特·希爾達·羅伯茨(Margaret Hilda Roberts)。她的父親阿爾弗瑞德·羅伯茨(Alfred Roberts)在當地鎮上經營雜貨店,熱心于地方政治。撒切爾夫人的母親叫派翠絲·羅伯茨(Beatrice Roberts),娘姓為史蒂芬遜(Stephenson);此外,她也有一位妹妹名莫里埃爾(Muriel)。撒切爾夫人一家都是虔誠的衛理宗教徒。
  撒切爾夫人小時候受父親的影響,對保守派的觀點和立場有一定的認識并對政治有了濃厚的興趣。為了能夠去牛津大學繼續學習,她用一年的時間學習了通常學四年的拉丁文。她的父親將她一手培養為一個嚴謹的衛理公會教徒。她在凱斯特文—格蘭瑟姆女子中學獲得獎學金。校方對她的評價是學習極為努力上進,但成績并不出彩,課外活動她喜歡打曲棍球和游泳。
  她于1943年加入牛津大學薩默維爾女子學院攻讀自然科學,主攻化學。先后獲得牛津大學理學士(1949年)、文學碩士學位 (1950年)。
  1943年進牛津大學,學習化學專業,她對于化學的熱情遠沒有她對政治的熱情。她到這里不久就參加了這里的保守黨協會,并成為主席,18歲的她曾說過“政治已溶進了我的血液”。1946年,她擔任牛津大學保守黨協會主席,是該職位歷史上的第三位女性。1947年至1951年任兩家化學公司的化學研究員,利用業余時間攻讀法律。大學畢業后,在一家塑料制造公司工作,但并沒有放棄追求,她經常在周末乘車到倫敦或別的地方去參加保守黨的會議、辯論、群眾大會等活動,并把工作掙來的錢作為參加政治活動的經費,對此毫不吝嗇。
  參政早期
  1948年保守黨年會上,她代表牛津畢業保守黨協會發言,影響巨大,她被米勒提名為達特福德選區的議員代表。
  在1950年和1951年的選舉中,瑪格麗特·希爾達·羅伯茨出選一向為工黨所占有的達特福德(Dartford)選區,在當時成為最年輕的保守黨女性候選人。她在肯特郡保守黨活動中的活躍參與,使她結識了丹尼士·撒切爾·戴卓爾(Denis Thatcher),兩人后來于1951年結婚。丹尼士是一位富有的商人,因而有能力資助她投考律師公會,而她亦于1953年成功取得訟務律師的資格。同年,夫婦倆又誕下了一對孿生兄妹,分別取名為卡洛兒(Carol)和馬克(Mark)。
  她在1951年結婚后攻讀法律,因競選議員時通曉法律很重要。1953年她取得了律師資格。在作為在野黨影子內閣人士時,為反駁對手,不斷地積累大量數據與信息,以無法反駁的語言擊敗對手。在作為保守黨領袖競選期間,她馬不停蹄地到全國各地進行演講,早上7點起床,忙到次日凌晨2、3點才就寢。
  撒切爾夫人在1959年成為保守黨議會成員,1961年任年金和國民保險部政務次官,1964年任下院保守黨前座發言人。在第一個議會后,她在麥克米倫的政府擔任養老金的初級部長。
  1970年,保守黨大選勝出后,撒切爾夫人如愿入閣。
  1974年2月,英國保守黨大選落敗,撒切爾夫人出任影子內閣環境事務大臣。
  1975年2月,撒切爾夫人在第二輪投票中壓倒了希思所寄望的接班人——威廉·懷特勞(William Whitelaw),正式成為了保守黨黨魁,她隨后任命威廉·懷特勞為副黨魁。
  出任首相
  1979年5月3日保守黨大選獲勝,撒切爾夫人出任首相,成為英國歷史上第一位女首相。
  在1982年的馬島戰爭的勝利和一個四分五裂的反對派幫助下,撒切爾夫人在1983年換屆選舉中贏得壓倒性勝利。1984年,她僥幸逃過了愛爾蘭共和軍設置在布萊頓的保守黨大會的炸彈。
  1987年大選,撒切爾夫人在辦公室贏得了前所未有的第三個任期。但爭議性的政策,包括人頭稅和她反對任何與歐洲更密切地結合起來,保守黨內部分裂,從而導致一個領導力的挑戰。
  卸任時期
  由于失去民心,失去來自中產、企業和商界的核心支持,1990年11月,她同意辭職,繼任保守黨魁、首相為約翰·梅杰。
  1990年辭任首相后不久,即被女王伊麗莎白二世頒贈地位崇高的功績勛章。她的丈夫撒切爾,則在1991年獲冊封為從男爵,以確保兒子馬克·撒切爾有頭銜可以繼承。而這也是自1965年以來,唯一冊立的從男爵爵位。
  1991年的保守黨大會,撒切爾夫人史無前例地獲得全場站立鼓掌致意,但她仍禮貌地婉拒上臺發言。1992年英國大選,撒切爾夫人退出了下議院選舉,離開了從事33年的下議院。
  1992年,撒切爾夫人被冊封為終身貴族。
  1992年7月,撒切爾夫人獲大型煙草商菲利普·莫里斯國際公司(Philip Morris Companies,即高特利集團 Altria Group的前身)聘用,出任地緣政治學的顧問一職,年薪除了高達25萬美元外,該公司更每年向她的基金注入25萬美元。至于撒切爾夫人則協助該公司的煙草打入中歐、前蘇聯、中國和越南的市場,并對抗歐洲共同體限制香煙廣告的法律。
  1993年至2000年,撒切爾夫人出任美國維吉尼亞州威廉斯堡威廉與瑪麗學院的名譽校長。該校在1693年取得皇家特許狀而成立,是北美洲最古老的大學。
  1995年,撒切爾夫人獲頒贈嘉德勛章,此榮譽一向贈予前任首相,也是英國騎士勛章中最高的一種殊榮。
  1997年保守黨下臺后,撒切爾夫人公開支持威廉·黑格(William Hague)出任黨魁,而威廉·黑格勝出成為黨魁后,梅杰在一次演講中狡詐地對撒切爾夫人在他任內的舉動作出批評:“……威廉·黑格作為前任所欽點的接班人,我將全力支持他成為黨魁。”
  1998年,撒切爾夫人在極富爭議的情況下,探訪她的好朋友,智利前獨裁者皮諾切特。當時他正在薩里被軟禁,又面臨被起訴刑訊逼供罪、策劃刑訊逼供和策劃謀殺。但撒切爾夫人仍表示兩人是朋友。同年,她又向劍橋大學捐贈200萬英鎊,為一個以她為主席的企業家研究學科成立基金。此外,她又把自己保留的檔案贈予該大學的丘吉爾學院。
  晚年逝世
  2001年12月撒切爾與丈夫丹尼斯爵士赴馬得拉群島度假,但在慶祝50年金婚紀念日時曾出現輕度中風。
  2002年3月,在醫生的建議下,撒切爾夫人因為健康原因退出了社交圈。中風后,撒切爾夫人的記憶力大大受損。2002年,她幾乎從不讀書看報,這對于她已經“毫無意義”,因為她幾乎是看了下句忘了上句,有時候甚至是一句話沒有讀完就忘了開頭。
  2003年,撒切爾夫人訪問紐約市市長彭博,并把彭博的辦公室與丘吉爾的戰時辦公室作比較。后來,雖然她在2004年6月出席了美國前總統羅納德·里根的國葬儀式,但為免過度勞累,她事先錄制了悼文,在喪禮上播放。
  撒切爾夫人仍然參與不少支持她的團體活動,例如,她是英國保守黨前進派(Conservative Way Forward)的主席,2004年,該派在她當選首相的25周年紀念日,為她在索威酒店(Savoy Hotel)舉行了晚宴。此外,她是布魯日團體(Bruges Group)的榮譽主席。撒切爾夫人亦是歐洲基金會的贊助者,該會由保守黨議員比爾·凱許(Bill Cash)創立,是一個主張歐洲懷疑論的組織。
  2003年6月26日,撒切爾夫人的丈夫丹尼斯男爵去世,撒切爾夫人十分悲傷。
  此后,疾病纏身的撒切爾幾乎停止了在公開場合露面。從2003年開始,不少有機會接觸她的人紛紛宣稱:如今撒切爾已經全無昔日叱咤風云“鐵娘子”的風采。與撒切爾夫人有30年交情的老朋友琳達·麥克道佳爾在《星期日泰晤士報》上寫到,她被撒切爾夫人的變化“震驚”了:“這么多年來,我一直羨慕她的那股自信,但是現在,我從她身上看到的是恐懼和不安。她自己也感覺到了這些變化,她感到恐懼,因為她想要阻止這些變化卻又無能為力。”
  2005年10月13日,撒切爾夫人80大壽時,她在倫敦海德公園附近的文華東方酒店大擺宴席為自己力挽頹勢,靠鐵風為自己挽回了面子。但這樣的輝煌畢竟是曇花一現。宴席上,很多政要和各界名人在內的650多人前來捧場,英國女王、王子,時任首相布萊爾及其夫人都位列其中。當然,最讓她高興的是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到來,因為伊麗莎白二世繼位后只參加過1996年前首相愛德華·希思舉行的80歲壽宴。[1]
  2005年12月7日,撒切爾夫人因感到暈眩而被送到倫敦的切爾西及西敏醫院(Chelsea and Westminster Hospital),一晚后出院。但不久之后,她在一所理發店內再次感到暈眩而被保鏢送到醫院。
  2006年9月,撒切爾夫人到華盛頓出席“9·11”恐怖襲擊五周年的悼念活動。她以美國副總統迪克·切尼賓客的身份出席儀式,期間并與國務卿康多莉扎·賴斯會面。這是自她在2006年4月,出席前美國國防部長卡斯珀·威拉德·溫伯格的喪禮以來,首次前往美國。
  2007年2月21日,一尊撒切爾夫人的銅像在下議院大堂舉行了揭幕儀式,銅像高2.24米,由雕塑家安東尼·杜福特所雕成。這是第一次有前首相在生前得到這種榮譽。同時,這位“鐵娘子”在儀式中作了簡短的發言,這是她在2002年中風以來,首次在公眾場合發言。
 
撒切爾夫人摔跤
  撒切爾夫人1982年9月訪問北京,與當時中國領導人鄧小平討論香港前途問題后,走出人民大會堂時心神恍惚跌倒在石階前,她在會上原來曾遭鄧小平厲言相對。鄧在會上更點名警告香港主要發鈔銀行的匯豐銀行切勿企圖擾亂香港貨幣穩定,并怒言如果香港在回歸前的15年內出現大規模及嚴重動亂,中方定會武力進駐。
  匯豐大班:交主權純粹擺門面
  撒切爾夫人當年憑英國贏得馬爾維納斯群島戰爭之勢,展開訪京之行。劍橋大學丘吉爾學院檔案館收藏的文件顯示,她在出發前就香港前途的英方立場做出廣泛咨詢。時任香港財政司彭勵治向她提出,不要向北京示弱。時任匯豐銀行執行主席沈弼更提出:“英國必須保留管治權,交出主權純粹是擺擺門面而已。”時任怡和集團主席亨利-凱瑟克亦向她進言,香港要到2098年才交還中國。文件指,沈弼以“主權換治權”的意見獲得英方共識。撒切爾夫人本人亦對中方提出的“一國兩制”有所保留,并感到北京之行困難重重。
  果然不出所料,撒切爾夫人與時任中國總理趙紫陽會晤時,雙方已經談不攏。9月23日,兩人正式談及香港問題。趙紫陽明確指出,中國的主權覆蓋整個香港地區,包括香港島及九龍,中國不會委托他人管治香港,中英雙方就此沒有討價還價余地。撒切爾夫人此時威脅,如果中國收回香港主權,香港的信心和繁榮都會被摧毀。趙強硬響應稱,在中國主權和香港繁榮之間,主權先行。
  撒切爾夫人最大的噩夢還在后面。經過與趙紫陽交鋒后,她于24日獲鄧小平接見,會后便上演了她跌倒的一幕。文件顯示,鄧在會談時耐心聽取了撒切爾夫人的陳述,但當他發言時,會談氣氛急轉直下。鄧警告,如果香港在未來15年發生大規模的嚴重的動亂,中國會提前在1997年前進駐。撒切爾夫人隨即強調英國政府不會制造事端,但鄧不為所動。
  “某些中國人英國人制造波動”
  鄧小平此時表示,制造波動的不是政府,而是個人,某些中國人,某些英國人。他以匯豐銀行為例子,指沒人知道這家銀行印了多少鈔票,暗示該行可能令港元波動。隨行的時任港督尤德立即強調當局知道匯豐的印鈔量。但鄧卻指,他接觸過的香港人并不知情,在這類情況下,一些人會很容易制造波動。鄧繼而告誡說,兩國政府應阻止一些商人破壞香港的繁榮與穩定。
  撒切爾夫人原打算訪京時與鄧小平舉行兩次會談,然而第一次會談在火藥味中結束后,第二次會談告吹,雙方同意透過外交管道繼續談判。原港澳辦主任魯平亦曾表示,鄧小平1982年與撒切爾夫人會談時便指出,如果出現重大波動,中方在必要時會考慮武力收回香港。撒切爾夫人基金會就此次公開的檔案指出,撒切爾夫人跌倒被港人象征性視為英國倒下。而她亦需要走一條艱難的路,既要穩住香港,又不能給予虛假的期望。撒切爾夫人近年健康欠佳,劍橋大學此次公開的,還包括她在馬爾維納斯群島戰爭中的私人文件。
 
撒切爾夫人名言
  如果你一心為了討喜,那你就要準備隨時隨地的屈就,并且你會一事無成。- 瑪格麗特?撒切爾
  站在路中間是很危險的,因為你會被從兩個方向來的車輛撞倒。
  只要最后能隨我所愿,我就會極有耐心。
  從政是因為有正邪之爭,而我堅信邪不勝正。
  如果你需要信口開河、會說的人,得找個男人;如果你需要找具體做事兒的人,一定要找個女人!---1965年演講
  凡是有不和的地方,我們要為和諧而努力;凡是有謬誤的地方,我們要為真理而努力;凡是有疑慮的地方,我們要為信任而努力;凡是有絕望的地方,我們要為希望而努力。
  了解持家難處的女性,較易明白治國之難處。
  錢不會從天上掉下來,必須腳踏實地去掙。
  我喜歡爭論,我喜歡辯論,我不希望任何人只是坐在我邊上,同意我的觀點,這不是他們的工作”。
  我們想要一個人民可以自由的選擇、犯錯、持有寬容及同情心的社會。這就是我們所謂的道德社會;不是一個國家要負所有責任,而沒有人須要為國家負責的社會。
  做大人物就像做淑女一樣。如果你告訴人們你是,那就說明你不是。
 
撒切爾夫人與鄧小平
  1982年9月,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訪問中國,就香港前途問題與中國領導人進行會談。鄧小平以一個偉大愛國者的情懷,嚴正駁斥了撒切爾夫人的“三個條約有效論”,宣布中國領導人決不當李鴻章,表明了中國政府收回香港、維護中國主權與統一的堅定立場。以后,鄧小平又駁回了英方“以主權換治權”的要求,使中英關于香港問題的談判朝著1997年順利回歸、一國兩制的方向穩步發展……
  就撒切爾夫人而言,在香港問題上始終抱定“有關香港的三個條約仍然有效”的主張,并在來華前就早有聲明,大造輿論。因此正式會談一開始她就提出了這一問題。
  面對英國首相的挑戰,鄧小平寸步不讓。他首先指出,這次談判,除了要解決香港回歸中國問題之外,還要磋商解決另外兩個主要問題,一個是1997年后采取什么方式來管理香港,繼續保持它的繁榮;另一個是中英兩國政府要妥善商談如何使香港從現在到1997年的15年中不出現大波動。簡單地講,實際上這三大問題,就是1997問題、1997后問題和1997前問題。這些才是中英關于香港前途問題談判的完整議題。
  說到香港的主權歸屬,鄧小平毫不含糊地指出:“中國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回旋余地。坦率地講,主權不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現在時機已經成熟,應該明確肯定:1997年中國將收回香港。就是說,中國要收回的不僅是新界,而且包括香港島、九龍。”中國和英國就是在這個前提下來進行談判,商討解決香港問題的方式和方法。在此,鄧小平重申了新中國成立以來始終不承認19世紀三個不平等條約的一貫立場。
  鄧小平告訴撒切爾夫人,收回香港,是全中國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意愿。“如果不收回,就意味著中國政府是晚清政府,中國領導人是李鴻章!”
  鄧小平說,在不遲于一二年的時間內,中國就要正式宣布收回香港的決策。“中國宣布這個決策,從大的方面來講,對英國也是有利的,因為這意味著屆時英國將徹底地結束殖民統治時代,在世界輿論面前會得到好評。”
  針對撒切爾夫人關于香港的繁榮離不開英國管理的觀點,鄧小平說:“保持香港的繁榮,我們希望取得英國的合作,但這不是說,香港繼續保持繁榮必須在英國的管轄之下才能實現。香港繼續保持繁榮根本上取決于中國收回香港后,在中國的管轄之下,實行適合于香港的政策。這些政策的主要特點,就是基本上保持這個地區政治、經濟制度現狀。”
 
撒切爾夫人的丈夫
  丈夫:丹尼斯·撒切爾爵士,在2003年6月逝世。兩夫婦的婚姻長達52年,并在1953年8月15日誕下一對孿生兄妹。
  丹尼斯·撒切爾爵士,第一代從男爵,MBE,TD(英語:SirDenisThatcher,1stBaronet,1915年5月10日-2003年6月26日),英國商人,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的丈夫。撒切爾在倫敦劉易舍姆出生,是新西蘭出生英國商人湯馬斯·賀伯特·撒切爾(ThomasHerbertThatcher)和妻子凱瑟琳·伯德(KathleenBird)的長子。截至2007年,撒切爾是迄今最后一位獲得世襲爵位的非皇室成員。
 
人物評價
  英國媒體:“布萊爾的新工黨和撒切爾的遺產——好的方面和壞的方面,塑造了今日的英國。”“盡管撒切爾執政只有11年,但她的影響會一直持續數十年的時間。”把“撒切爾的遺產”歸為英國發展中的負面因素源于她保守主義的經濟思想,這也是撒切爾最受爭議的政策。撒切爾上臺前,英國在工黨卡拉漢政府領導下,很多地區不斷出現罷工而癱瘓。
  英國電視臺:2003年,英國電視臺Channel 4舉辦了一場“你最痛恨的100個最壞的英國人”的民意調查。參選條件是“目前還活著而且沒有關在監獄中或者正被起訴的人”。撒切爾夫人榮登探花——排在她前面的是前任首相布萊爾和以胸大出名的艷星喬丹。直到現在還有很多人記得這個“判決”。
  英國干派:認為撒切爾夫人屬于保守黨的新活力右翼。在她任職期間,該派被稱為“干派”,以與稱為“濕派”的老式和自由主義的托利黨人相對。她主張個人應有更多的獨立,少依賴政府,政府對經濟不作過分的干預,減少公共開支(能減少個人負稅)和貨幣印制(反映貨幣主義政策)。在70年代后期,失業人數增加不快,但在她前兩屆任期內幾乎增加3倍,即已由110萬人增加為300萬人,同時人數眾多的下等階級在擴大。而且,她為了減少通貨膨脹所實行的緊縮政策,使得商業損失和破產均有增加。雖然保守黨在議會中占大多數,但在1987年選舉中只以稍稍超過40%得勝,這一數字是1922年以來保守黨在選舉中的最低份額。
  英國首相卡梅倫在其逝世當天表示,英國失去了一名“偉大的領導者”。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其逝世當天表示,美國失去了一名“真正的朋友”,一名自由和獨立的捍衛者。
  奧巴馬在聲明中說,作為一國首相,撒切爾幫助英國重拾自信心和自豪感。“作為美國的大西洋同盟,她知道只要有力量和決心,我們可以贏得冷戰。”
  奧巴馬還說:“米歇爾和我向撒切爾的家人和所有英國人轉達這一信息,那些她畢生奮斗的事業——自由人民團結起來書寫自己的命運——也是我們至今所奮斗的目標。”
  韓國總統樸槿惠:對已故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給予了極高的評價。她表示,自己雖然沒有真正見到撒切爾夫人本人,但她是自己最尊敬的政治家。
  德國總理默克爾:隨后發表聲明贊揚撒切爾為“非凡的領導人”,為眾多女性樹立了一個榜樣。默克爾說,撒切爾是“非凡的領導人”,在冷戰時期,她為克服歐洲分裂起了關鍵性作用。默克爾還稱,她將永遠不會忘記撒切爾所作的貢獻。默克爾稱,人們將銘記撒切爾,不僅因為她是杰出的女政治家,更在于她是女性通往權力殿堂的先鋒,為眾多人樹立了一個榜樣。稱贊撒切爾是女性通往權力殿堂先鋒
  法國總統奧朗德:就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去世一事表示,撒切爾是一名偉大的人物,她在英國歷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跡。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稱贊撒切爾夫人是一名受人尊敬的政治家,他將與英國民眾分享悲哀。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